6.0

2022-08-30发布:

当舞女、嫁赌徒、帮丈夫强暴亲妹妹:恨之入骨,半生悲凉

精彩内容:

許鞍華的電影《第一爐香》這個月底終于要上映了,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翻拍張愛玲了。

還記得,24年前的黎明和吳倩蓮,至今仍是不少書迷心中《半生緣》裏顧曼桢和沈世鈞的最佳還原。

電影《半生緣》劇照

但今天,我們不聊這一對在亂世中遺憾錯過、難續前緣的癡情男女,來談一談那個讓觀衆“恨之入骨”的姐姐——

顧曼璐。

電影《半生緣》劇照

一個女人如何一步步走上“黑化”之路?只能用女性壓迫女性的極端方式,來實現心理的平衡?

顧曼璐,真的如此可恨嗎?

電影《半生緣》劇照

女人的怨恨和戾氣,

多半是虧欠出來的

將妹妹曼桢軟禁起來後,曼璐給了她一個耳光,緊接著說的一番話,至今令人印象深刻:

“哼,倒想不到,我們家出了這麽個烈女,啊?我那個時候要是個烈女,我們一家子全餓死了!我做舞女做妓女,不也受人家欺負,我上哪兒撒嬌去?我也是跟你一樣的人,一樣姐妹兩個,憑什麽我就這樣賤,你就尊貴到這樣地步?”

此時的顧曼璐,第一次說出了自己的心聲——她爲這個家付出了一切,卻反被家人厭棄。

曾經,她也有機會成長爲像妹妹一樣受過教育、優雅大方的女孩兒。曼璐的一切美好,都停在了17歲那年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父親突然離世,扔下奶奶、母親和叁個孩子,完全斷了經濟來源。身爲長姐的曼璐,就這樣被窘迫的家庭推進了風流場所。

爲了養家,曼璐當了舞女。濃妝豔抹、風情賠笑,一舉一動從青澀恐懼到手到擒來。

靈與肉的犧牲,對曼璐來說,還不是最沉痛的。

她心中最柔軟、也最遺憾的,是爲了養家,放棄了和初戀張豫瑾的訂婚。

曾經,她也一襲白裙,牽著少年的手走過胡同小巷;曾經,她也被一個青年才俊,一往情深地愛著。

如果父親沒有意外離世,曼璐的一只腳已經邁入了平和而甜蜜的婚姻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可以說,曼璐生命中的彩色,都留在了17歲。舞池的燈光再耀眼,也永遠照不亮她心中的灰暗。

終于,曼璐等到了妹妹開始工作的這一天。她開始考慮自己的後路,也免得日後被家人嫌棄。

這是一場必然的妥協,因爲祝鴻才答應會照顧曼璐一家人的生活。

又一次,她把自己“賣”了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十年,曼璐用自己的身體和青春供養著家人。

但隨著年月的逝去,曼璐一點點看清:她曾經引以爲傲的這份養家糊口的榮耀,對家人來說,竟是一種羞恥。

年齡越大、賺得越少,母親開始“擔憂”曼璐無法給家裏提供更好的物質條件,轉而催促她結婚。妹妹曼桢在男友面前,說起姐姐的職業,也覺得“燙嘴”。

她是家中的經濟支柱,但也僅此而已。

可以想象,如果有更賺錢的法子,母親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她推出去,沒有半分憐惜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試想,如果母親、奶奶,弟弟妹妹能對曼璐多一分貼心、慰問、感激,多一些正向的情感認同,曼璐都不會最終走向決絕的深淵。

這種極度不對等的取舍關系,加之逐年逐月加深的“失衡心態”,注定了曼璐會被這份“偉大的付出感”所反噬。

低價值感的女性,

更容易産生“被害心理”

曼璐是不幸的,但也是驕傲的。

憑一己之力養活了一家人,在那個動亂的年代,絕沒那麽簡單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殊不知,當祝鴻才做生意發財之後,兩人的家庭地位陡然翻轉。

祝鴻才開始尋花問柳,曾經高傲的她也只能低下頭,去討好丈夫。

曼璐僅存的尊嚴和驕傲,在這段婚姻中一點點被消耗著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而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,是初戀張豫瑾愛上了自己的親妹妹。

在溝壑叢生的灰暗日子裏,對張豫瑾的眷戀是曼璐唯一的光。得知豫瑾來上海辦事,暫住在自己家中,曼璐鼓足全部的勇氣去見了這位“心尖上的人”。

那天,她穿了他當年最喜歡的紫色旗袍,想再做一回他信中“紫衣的姊姊”。

但豫瑾的一番話,徹底澆熄了曼璐全部希望,哪怕是一絲幻想:“也不知是年紀的關系,想想從前的事,非常幼稚可笑。”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她珍藏在心中十幾年的感情,竟成了幼稚可笑的年少沖動。

得知豫瑾看上妹妹,母親又極力撮合兩人後,曼璐對這個家最後的眷戀都化成了怨恨:“不想想從前,我是爲了誰,出賣了我的青春。要不是爲了他們,我早和豫瑾結婚了。我真傻,真傻。”

溫柔多金的沈世鈞愛曼桢,好色猥瑣的祝鴻才愛曼桢,現在,就連自己的初戀也愛曼桢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“曼璐真恨她,恨她恨入骨髓。她年紀這樣輕,她是有前途的,不像曼璐的一生已經完了,所剩下的只有她從前和張豫瑾的一些事迹,雖然淒楚,可是很有回味的。

但是給她妹妹這樣一來,這一點回憶也已被糟蹋掉,變成一堆刺心的東西,碰都不能碰,一想起來就覺得刺心。

連這樣一點如夢的回憶都不給她留下。爲什麽這樣殘酷呢?”

至此,曼璐對妹妹的情感從愛護,堅決不讓祝鴻才接近,到嫉妒妹妹擁有的偏愛,終于走到了“恨入骨髓”這一步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半生付出、投擲自己,最後,什麽也沒得到。

顧曼璐的價值觀徹底崩塌了,但她又沒有能力去修正這一切。

于是,她把所有的不幸都清算到妹妹和這個家身上,讓她也嘗一嘗被毀滅的滋味。這是他們虧欠她的,必須得還。

“被害者”思維燃起了曼璐的複仇之火,讓她失去理智,劍走偏鋒。

對一個從自己身上再也找不到任何價值感的女人來說,報複,成了她余生唯一的價值,也成了唯一能讓她心理平衡的方式。

《我就是演員》裏的曼璐和曼桢

阻止負面價值觀的代系傳遞,

從拒絕自我否定開始

當丈夫意外去世後,顧母想的不是自己外出掙錢扛起這個家,而是把長女推出去,親手毀了女兒的一生。

可以說,顧母的價值觀從來就不是靠自己,而是靠丈夫、靠子女。

對她來說,兩個女兒更像是成色好的貨品。怎麽賺錢,怎麽“賣”。

眼看張豫瑾事業有成,顧母就完全枉顧曼璐的情感和曼桢已有男友的事實,盡全力撮合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殊不知,一語成谶,她親手把邪惡的念頭種進了曼璐的腦海裏。

在這樣的成長環境裏,曼璐潛移默化地接受了許多母親的觀念,盡管她並不願意成爲這樣的人。

家人看待她的目光、祝鴻才對待她的態度,都可以輕易左右著顧曼璐的自我認同。

所以,女性如何樹立穩固的自我價值感?

首先要做到好好愛護自己,千萬不要無底線地爲家人犧牲。

其次,不要把自己的全部成就感和幸福感都建立在婚姻之上。結婚,不該成爲“解決自身問題”的避難所。

電視劇《半生緣》劇照

這樣的“偷懶”,很容易讓自己習慣性地依賴于他人,爲日後的生活埋下不幸的伏筆。

最重要的,是擁有獨立的經濟來源,隨時有“抽身”的底氣,便不會輕易困囿于任何一段關系之中。

一個女性,只有先懂得自我肯定、自我保護,才能用正面的價值觀去對待其他女性。

相信大家都聽過這句話:“女性對女性的惡意往往是最大的”,此言一出,常常點贊量還很多。

長此以往,嫉妒、狹隘、虛僞這些詞幾乎成了大家對女性關系的刻板印象。

哎?這句話貌似用在顧曼璐對曼桢的行爲上,也毫不違和?

《我就是演員》裏的曼璐和曼桢

千萬別這麽想。

惡意就是惡意,何來的性別之分?

每個行爲背後值得我們深思的,是具體的、個人的經驗和教訓,而不是粗暴地歸結爲:女人嘛,就是這樣。

無論外界如何定義女性,定義女性之間的關系,我們都要記得,

這世間從不缺少來自同性間的溫暖。

顧曼璐的黑化,是動亂年代特定家庭、特定遭遇下的産物。究其根本,是“自我價值感的徹底崩塌”擊潰了她。

所以,發現自己的多樣性價值非常重要,不要單一地只知道從家人或婚姻中進行自我實現。

畢竟,屬于女性的天地,早已不是曼璐那個年代的狹隘模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