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0

2022-08-31发布:

被蹂躏的菊穴

精彩内容:

被蹂躏的菊穴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她發狂地在那強壯的陌生人手中掙紮,但他已撕裂她的衣服,再把她赤裸的身體投到床上,然後快速地將她蠕動的四肢緊繫到床柱。她的奶罩和內褲充作權宜的箝口。他把她頭朝下地緊縛的原因開始顯出來了,他殘忍地撥開她豐滿的臀肉,一支極大異物慢慢進入她肛門!她的身體無助地麵對這汙穢的汙辱,她只能做的只有啜泣,身體在有如潮水般交替的苦惱和恥辱中撕裂。
她在鐐铐的範圍內蠕動,但是無法阻止他的陽具緩緩深深地侵入。用盡氣力一推,他完全地在她的直腸內了。平滑,粉紅色肉環的處女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,上麵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,現在緊緊地套在他的肉軸末端周圍。
她放鬆身體,祈求他儘早結束;祈求他不會在完結後殺死她;祈求他不會帶來愛滋病病毒。
將近半小時令人心悸的沖刺後,他把陰莖深深的埋入,然後在她的處女臀部射出,精液從他跳動腫大的龜頭迸出,深深地噴射到直腸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他的手現正在她起伏柔軟的雙峰上擠弄,他躺在她曲線玲珑,令人迷欲的青春肉體上。她靜躺著乾啜泣,他搏動的陰莖已停止在她濕潤,浸滿精液的肛門內移動,她感覺被徹底玷汙了,永遠被這強姦者複仇似的攻擊弄髒她小小的菊穴。她的直腸泊泊地流出他灌入熱池般的白液。
突然,更多的熱液匆促地湧入她的內部。他竟然在小便!在她的臀部內射尿!這增添的恥辱使得她的思緒盤旋,視線變得模糊起來,她的小腹在迸出的尿液下鼓脹著。房間在瞬間旋轉起來,緊接下來的,是一片無邊的黑暗。
幾分鍾後當她醒來時,她發覺他已經把他那令人作嘔陽具放進她的嘴裏。她立刻試著把它吐出,但她的抵抗只有引起他的興奮。正當她掙紮著,她感覺他的肉條開始堅硬起來,巨大紫色的龜頭插入她的喉管。她極盡伸展的紅唇牢牢地被按至他的鼠蹊,當他的陽物漸漸伸延充血,很明顯地他不想向後拉退,卻就這幺讓它箝著她的口。這使到她咽喉肌肉的反射動作像是在擠壓著他的碩大的陰莖,而她的身體在極度痛苦下抽搐顫動著。雖然他的雞巴沒有進進出出的變化,他還是在她緊湊的喉頭射出岩漿。直到她一滴不剩地吞下他灼熱精液,他才後退讓她自由地呼吸。

「我給妳個機會,淫穴兒。我再玩多一會妳的菊穴兒,如果妳允諾不尖叫,我不再緊箝妳的嘴。」她點頭,徹底地被擊垮了。也許她可以和這發狂的強姦者評理,試圖說服她不再更進一步傷害她。
「我還想再開拓這個緊湊的後門多一些。」
「不…請不要。我好疼痛。如果你須要進入我的話,請插入我的陰戶吧!」
       「我想我的『弟弟』需要休息一番。讓我用拳頭來肏妳的屄!就在妳的肛道裏!」緊接他牢牢抓住的拳頭按向她臀部之間開始用力往下壓迫。
「不!等等!你不能這樣!我的肛門不能容下你的拳頭!你會殺了我!Ohhhh……上帝!快要刺痛我了!!」她尖叫哭泣著,她痛楚,紅腫的括約肌被退到體內去。
「放低妳的聲音,不然我重新箝住妳的口,臭屄。這當然刺痛,這才是我所要的。它還有得妳受呢呢!對妳來說可真是他媽的不幸啦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即使他以全身的力量向下壓著,她緊閉的肛門只是小部分,一次一寸地慢慢向他牢握的拳頭屈從。但她的苦痛在這淫墮和虐待性的入侵似乎每毫米都增加兩倍,直到他的所有指節非人地延展她的肛門環口。出其不意地,他的手臂向直腸內移入了半尺,肛門口緊緊地套著他多毛的前臂,令兩人都吃了一驚。她恐懼悸動地喘氣著。向後拱彎著身體昂高頭部,已是脆弱不堪、瀕臨崩潰的邊緣。然後她軟癱下來,落在神誌昏迷的狀況,他開始打樁似地以拳頭破壞似地在括約肌快速地進進出出,深深地開拓她的直腸。
在經過幾分鍾後淫穢的虐待後,他猛然把手臂從她體內向外一拉,淫虐地看著那棕色擴張的穴兒慢慢地閉合上。他記得在這一小時之前這孔穴是如何地細小。它將永遠不會緊緊搾著任何人的家夥,不會如他所享受的緊湊,他想著,翻起她的軟弱無力的軀體在上邊蠕動。她豐滿肥大的乳房對他的胸部的磨碎感受起來是那幺美妙,他把他摩破的肉柱插入那失去知覺的美妙陰戶內。他已平靜下來準備一個舒服又長時間的抽插。
他的憤怒和暴力慾望已經達到飽和點了,現在他的動作是斯文的,幾乎達到柔和的程度。他的雞巴如渴馬奔泉般地她潮濕的細縫中作活塞似的抽插。他的手從她豐腴的臀部漫遊到她雪白嬌嫩的胸部和後部。當她開始醒覺時,他柔情地吻著她,舌頭竄入她熱烘烘的小嘴,驚訝的知覺她竟然也對他的吻回應著。她的身體開始隨著他的抽插節律性地拍打迎合,她的陰戶迸出大量的秘汁,流向他的陰囊和會陰部。她在他的嘴裏呻吟著,白皙的肉體狂野地撞擊,把自己刺入他挺直的器官。因受綁著,限製她大動作的抽動更使她無比煩燥。汗汁開始從她身體溢出,使他更難捉牢緊握她那令人耽迷,碗狀般凸起的那對肉團。
突然,她全身繃緊,歡吟高叫地達到高峰。濕氣的陰戶牢牢地夾緊他深埋在裏頭的肉柱,也把他帶上巅峰。他把僅有的汁液噴射入她烘熱顫動的壁肉,然後暴跌在她身上,她漂亮的臉龐上展現出一股滿足的表情。
他鬆開她的束縛,使她可以在他離開後自行活動。他拉斷了電話線以防萬一,但他知道她不會告訴任何人。他用力地向那肥白的臀部拍了一掌,轉身永遠地走出她的生活,了解他們彼此都不會這幺快忘記這段共同有過的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