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0

2022-08-30发布:

母姊妹全部骑

精彩内容:

故事是這樣開始的,從我懂事開始,我就學會打手槍,還是在媽媽未洗的內褲上打手槍。我想我已經有點變態,每次我看到有關亂倫的新聞和故事時,我都會很興奮。

我家裏只有我和媽媽、姐姐和妹妹四個人,爸爸已經過身了十年,姐姐結婚搬去夫家住。

我對所有女人都有興趣,在街上碰見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,或著穿緊身的原子褲,整個雞掰都擠現出來,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。尤其是我家裏的女人,其實她們的奶子和雞掰我都有摸過。

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間房,從小看著她發育成長,然後奶子和屁股都圓大起來,她平時睡覺時只穿睡裙,身裁都不能掩飾,從她身後能夠看到整條內褲的輪廓。

或許我是她哥哥,她在我面前都沒有顧忌,經常隨意張開大腿,露出內褲,露出奶子,甚至還在我面前換過衣服,其實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。有時看到她竟然還奶罩也沒戴,我就會色色地盯著她,和她一起玩耍的時候還會有意無意地摸她的身體,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雞掰上去。

我開始偷窺媽媽和妹妹洗澡,妹妹的身裁很好,她的皮膚很細膩,奶子雖然不大,但雪白嫩滑,雞掰上還只有稀稀鬆鬆的短汗毛。我曾經舐過她的內褲,只有一些尿味,和媽媽的內褲味道不同。媽媽那條內褲除了尿味外,還有滑膩膩的白帶,舔舐時味道有點鹹,有時還很新鮮暖和。

偷窺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奶子和雞掰,但偷看媽媽洗澡時就不同了,每次都會看到她在自慰。媽媽今年叁十多歲,身裁還保持得很好,雖然兩個肉球有點下垂,但看起來還很有彈性,真想去捏弄一下她。她下體的雞掰毛很多很濃密,不知道這樣的女人是不是特別淫蕩呢?

媽媽自己搓弄一陣子,樣子真得很淫蕩,兩眼瞇了起來,牙齒輕咬著下唇,發出唔唔聲,左手捏著奶頭,右手伸下去挖雞掰,使勁地搓弄那顆陰核,然後手指就塞進雞掰裏的洞洞,我看得很興奮,懶叫頓時全硬了,我就把懶叫乾脆拿出來打手槍,真想沖過去就幹進媽媽的雞掰裏。

就是這樣,自從我偷窺媽媽和妹妹洗澡之後,我便老是想著要去幹女人的雞掰,于是開始計劃起來。我把一些違禁黃色的錄像帶放在顯眼的地方,等媽媽和媽媽會看到,其中一盒講兒子姦淫媽媽的帶子還不見了,很明顯是給媽媽收起來在房裏慢慢看。

我每晚還會放兩顆安眠藥在牛奶裏,然後才給妹妹喝,半夜我起來到妹妹床邊,揭開被子。剛開始的時候,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奶子,另一手就去摸她的雞掰,但都是隔著睡裙弄她。我見她沒有反應,就放膽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來,伸手去摸她的乳房,又用手指捏她的奶頭,看著她兩粒奶頭都發硬,然後用口去吸吮。

接著還她的內褲都扯了下來,把她兩腿掰開,她整個雞掰就暴露在我眼前,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她還是處女,所以那雞掰只是一條直線,好像夾得很緊,陰阜上很少雞掰毛,而且脹脹的,我用手把雞掰那隙縫張開,就看見鮮紅色的嫩肉,再用手指逗弄那顆陰核。妹妹有了反應,雞掰漸漸濕了。

我把臉哄在她的雞掰前,聞到輕微的尿味,又用兩只手指把她的雞掰皮打開,然後把舌頭伸去舔那隙縫,有點鹹味,我越舔她的雞掰就越濕潤。當我舔舐她的陰核時,她全身顫抖起來,好像很興奮的樣子。我知道她一定在夢見給人家姦淫著。我這時忍不住把懶叫拿了出來打手槍,洨還射在她的雞掰上。

接著幾晚我都是這樣和妹妹手淫,有次還嘗試口交,我把妹妹的嘴巴打開,把雞把弄進她嘴裏,雖然她睡著不會吸吮,但我感到很濕暖很爽快。就這樣過了不久,我再偷看她洗澡時,已經看到她開始自慰了,還懂得摸她的騷雞掰和搓弄陰核。我知道她開始對燒幹有興趣,看來姦淫她的日子就快來到。

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強姦了。那晚我又餵兩顆安眠藥給妹妹,剛開始的時候,我和以往一樣和她手淫、舐她的雞掰,妹妹的雞掰水很多,濕得整個雞掰都閃閃發亮,我就把她兩條腿擡高,那時我的懶叫已經完全硬了,我用懶叫頭去逗弄妹妹的雞掰口。「妹妹,這次算對不起你了。」我自言自語,之後就忍不住把懶叫插了進去。因爲她的雞掰水很多,所以很滑,我控制不了,就把懶叫一插捅進了她的雞掰裏。

「哇塞!幹你媽的臭雞掰,真爽呀!」我不禁罵了一句。

妹妹還是個處女,雞掰很狹窄,給我這樣一幹,就痛得醒來,看到給哥哥幹著,很驚惶地說:「哥哥,你在做什幺!我很痛呀!」

「親妹妹,我很早就想幹你的臭騷雞掰,哇塞,幹起來還很爽呢。你看你的雞掰水都流出來,還在裝純情!痛一會兒就沒事,等得再多幹你幾下,保證你會爽歪歪!」

「不要!我是你的親妹妹,這樣不行的!」

「好小妹,反正你的處女身遲早要給別人,不如給哥哥爽爽!」我說完就沒理她,奮力幹她叁十多下,然後把洨全射在她的騷雞掰裏。妹妹前兩天才完了月經,所以還是安全期。

完事後,妹妹哭了起來,我一邊跟她說對不起,一邊用手去摸她兩個肉球,還捏弄她兩顆奶頭,把奶頭都弄硬起來。

我對她說:「妹妹,幹你的雞掰真是很爽的,反正這房裏只有我和你,你的雞掰給我幹反了都沒人知道。媽媽又要上班,我又很悶,忍得很辛苦。你的雞掰都已經全濕了,還扮什幺清高?女孩子第一次當然會有些痛,但不必害怕,給我幹多幾次你就會覺得興奮,肯定比你自己摸雞掰好玩。」

妹妹沒作聲,我們就相擁而睡直至天亮。妹妹可能怕事,第二天沒有告訴別人。

就這樣過了兩天,到第叁晚半夜,我又去弄妹妹,那晚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有意,睡裙都捲到腰上去,還大字形那樣睡,從肉色的內褲外,可以隱約看到她的雞掰毛和騷雞掰,我用鼻子去聞,有一種特有雞掰的味道,我看到內褲上還有點水印,哇塞,還沒幹她就這幺濕了,看得我的懶叫立即硬了起來,我不管太多,慢慢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,然後把她那雙腿掰開,她整個雞掰果然都全濕了。

我心想我做這樣大動作,妹妹沒理由不醒來,一定是暗示我可以幹她的雞掰,我就用手指把她兩片雞掰皮撐開,一股騷雞掰的味道散發出來,我用舌頭去舐她的雞掰和陰核,妹妹全身顫動一下,發出唔聲,把臀部輕輕挺起來。妹妹的雞掰流出很多雞掰水,有點鹹味,還滑膩膩的,我吃下不少。

「哼,妹妹動情了,等哥哥來滿足你吧!」

我就把妹妹雙腿扛起來,懶叫對準她的騷雞掰就插了進去。妹妹啊叫了一聲。現在她一定是醒了。我把懶叫就這樣插進去幹她,心理覺得很興奮,她的雞掰又濕又滑又暖又窄。我還用嘴去吮齧她的乳頭,妹妹用牙咬著下唇發出唔唔聲,很是興奮,臉上都現出淫蕩的表情。我就一邊幹好一邊咬她的乳頭。

妹妹忍不住叫了起來:「唔……噢……親哥哥……啊…大…力點……啊……哎喲……!」

我就狂插她叁四十下,洨全灌在她的小洞裏。

之後妹妹也沒作聲。我就對她說:「妹妹你說幹雞掰是不是很好玩呢,尤其是自己的親人,我們這樣就是亂倫。我平時都有去召妓,但幹那些妓女沒有幹你這幺興奮。哇,如果我把媽媽的騷雞掰也幹了,我就更興奮了。」

「哥,你第一次插我的雞掰真是很疼呢,不過這次就不同,我很興奮。」

「那當然,看你的騷雞掰全濕我就知道!我幫你舐穴時你的雞掰汁都流了很多出來,我想你一定是喜歡哥哥好好地幹你一番。」

「哥,我剛才的感覺真爽,從來沒試過。我要你以後都要幹我。哥,我現在又想要了。」

「真是有淫母必有淫女,如果你想要給我幹,就先含我的懶叫吧。」

妹妹用嘴含著我的懶叫開始吮吸起來,我就用手指去逗弄她的雞掰,稍逗弄一會兒她的雞掰就濕了,我用中指插在她那小孔裏,又用拇指去捏她的陰核,雙指齊下,看你會不會爽死?等一下我再用懶叫幹破你的雞掰,等你以後都心甘情願給我幹。

雖然妹妹還不太懂得含欣賞,但她很努力地吮舐著,我的懶叫全硬了,她的騷雞掰也已全濕了,正是幹她雞掰的時候。

「妹妹,看不出你天生淫賤,給我逗弄幾下已經雞掰水長流,把我整只手都弄濕了。」

「哥,我也不知道爲什幺,以前沒試過給人幹,也不知道是這幺好玩的,自從看過那幾盒A片錄像帶,就開始懂得手淫和燒幹,而且每晚都會做淫夢,夢見給人家吻雞掰舐乳頭,原來是你在弄我,你不怕我告訴媽媽嗎?」

「怕什幺?我看媽媽也是很想找個男人來幹她的騷雞掰,我偷看她洗澡時都見她用手指去挖雞掰,有一次還見到她用手電筒插進雞掰裏,看來只要想想辦法還能連媽媽都幹了。」

「哇,哥哥原來你這幺淫賤的,每天都偷看我和媽媽洗澡!」

「如果不是這幺,你那有被幹得這幺爽呀。你看你的雞掰汁都把床弄濕了。」

妹妹也看得臉紅耳赤,但她還是張開雙腿,我把懶叫挺起對準她的騷雞掰慢慢插了進去。妹妹瞇起眼睛,樣子很淫蕩,我開始出出入入地插著她,雙手還去摸捏她胸前兩顆梅子。我爽死了,幹自己的親妹妹真是很有快感。

「哥,大力插我,我很癢呀,呀!……別停,啊!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快點……!」

「好妹妹,你的洞洞很狹窄,很多雞掰水,好滑,啊!不行了,我要射了!啊……啊!」我把洨全射在她的騷雞掰裏,然後我們就像夫妻般抱著睡到天亮。

我對亂倫的感覺很強烈,其實幹雞掰的感覺和打手槍沒有太大分別,發洩就行了。但是如果被自己幹的是自己的親妹妹、親姐姐、甚至是媽媽,那種感覺就特別不同的!看到妹妹給自己幹的淫蕩樣子,就知道世界上沒有那個女人不喜歡給男人幹。妹妹本來是個普通女孩,給我逗弄起她的慾火,都淫賤起來,看來以後再少幹她兩回都不行。

但是我現在有又新目標,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是媽媽。一來她已經單身十年,有沒有給其他男人幹過我不知道,就算有也不會多。如果不是這樣,她怎會每天洗澡都躲在浴室裏自慰呢?二來其實媽媽的身裁很好,乳豐臀圓的,只是奶子有點下垂,但對于叁十幾歲的女人來說,都算保養得很好,她穿起緊身衣服,整個身材都展現無遺,尤其是穿原子褲,臀部圓大,前面的雞掰也突了出來。在家裏經常看到她走光,看到她的內褲包著脹脹的騷雞掰,中間還有凹進的小縫,真是很想去摸她一把。她的身裁給個正常男人看到懶叫都會脹起,更何況我和她日夜相處,她還每晚洗澡給我看,你說如果那個不想去姦淫她都不算是個男人。

所以我開始計劃怎樣可以引誘媽媽給我幹,一定要軟硬兼施才行。開始皂時候,我等她完澡就立即走進浴室,用媽媽剛脫下的內褲打手槍,還要故意沒把浴室門鎖上。媽媽有一次覺得奇怪就來偷看我,我故意把懶叫挺起給她看,我的懶叫足足有六寸長,我知道她是看到我在打手槍的。

又過幾天,是個公衆假期,媽媽來我房裏時,我裝沒睡醒,還在夢中把懶叫摸大給媽媽看到,我偷偷看她眼睛盯著我的大懶叫足足有兩分鍾之久,她還看得用手去摸她的雞掰。我心想,淫賤媽媽終于現形了,她的雞掰水都滴在地上。我知道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,很快我就可以一嘗幹自己親媽媽的滋味。哈!哈!哈!

根據我分析,媽媽看到我用她內褲打手槍沒說我,就是暗示我可以舐舔她的騷雞掰,再在我房裏盯著我的大懶叫,還去自摸雞掰,可想而知媽媽的騷雞掰實在很想給懶叫幹,只是礙于道德上不可以給自己的兒子幹。我想媽媽最近一定很痛苦,想幹又沒有懶叫幹,我要快點幫她一把!

就在第二天,媽媽放假,我故意提早回家。當我開門進屋時,沒見到媽媽,只聽到她房裏有聲音,房門沒上鎖,媽媽一定沒想到我會早回家,我悄悄推開房門,竟然見到媽媽背著我臥在床上,看著那套限制級亂倫影帶,她沒穿衣服在自慰著,左手捏著乳頭,右手中指插在雞掰裏,還發出呻吟聲。哼,幹你臭雞掰的時候到了!

當時我整個人都很興奮,懶叫全硬了,心想這個時候去幹媽媽是最好的時機。我立即把衣服全脫了,再撫弄自己的懶叫幾下,靜悄悄地溜進房裏。媽媽可能是太投入在自慰,所以沒發覺我已經站在她身後。電視屏幕上正播著那亂倫影帶,那個兒子正幹插著自己媽媽的雞掰。

我心想這次死就死吧,于是叫了一聲:媽媽,接著就整個人壓在媽媽身上,雙手抓住她的手,說:「媽媽,我真的忍不住,給我幹一次吧!」

「兒,你幹什幺,不行啊,你瘋了嗎,我是你媽媽,這樣不行啊。」

「媽,我真是忍不住了,懶叫全硬了。」我沒理她,用腿把媽媽雙腿撐開,懶叫對準她的騷雞掰一下就插了進去。

「啊!……你真壞,壞兒子,媽媽你也要幹,你真是禽獸,快抽出來。」

我沒理她,用力抽插著她,我要媽媽很快到達高潮,讓她享受一下。因爲媽媽的騷雞掰都濕了,所以抽插她的時候還發出唧唧聲。她的騷雞掰是寬了一點,但是還很好幹,很滑,我幹她幾十下,媽媽掙紮一番,已經不作聲,雙手雙腿都軟了,但是她的騷雞掰還很濕,還抽搐著,很快就有了高潮,她的騷雞掰一定是餓了很久。

我把媽媽雙手放開,她沒反抗,我用雙手去捏她的兩個乳房,用嘴去吮吸她的乳頭,兩顆乳頭都硬了起來,我繼續用力抽插,她的騷雞掰很滑很暖而且還很緊很窄,媽媽咬著下唇瞇起雙眼發出唔唔聲。

我想把她弄得更興奮,就挺起身,把她雙腿弄到前面,我就像掌上壓那盤繼續抽插媽媽的騷雞掰,這樣的招式可以插得更深入,媽媽啊啊地叫著,我再插她叁四十下,我也高潮射出精來。我知道不能射在媽媽的雞掰裏,就抽出來射在她的肚皮上。

過了一會兒,媽媽突然掴我一巴:「壞兒子、禽獸,媽媽你也幹,你還是不是人,你叫我以後怎幺見人?嗚……嗚!」

「媽,對不起,我別惱我,我知道是我錯,禽獸不如,但我真的忍不住,我整天都想幹女人,也沒心思去讀書,你又經常穿那幺少衣服,妹妹又和我同一間房子,我半夜起床看著妹妹打手槍,我真是忍不住了。」

「壞兒子,你千萬別去弄你妹妹,給我知道我不會放過你。你懶叫忍不住就去召妓吧,也不用把媽媽都幹了。」

「我也有召妓,但幹的感覺真的很不同。你和那些妓女不同嘛。我知道不能幹媽媽,但只要我們都高興就行了,我們不說有誰會知道。剛才你也有高潮,我看你自摸幾次都沒有這次那幺激。其實你的性慾很強,常常想給人家幹,只要我們放在世俗的枷鎖,放開懷抱,而我每次都戴套套就行了。」

「還有下次,你別發夢,你這壞兒子!」

我見她還要罵我,就搶白她說:「你也別裝蒜,剛才高潮那幺淫樣子,大家心照不宣,如果你以後不給我幹,死守寡,我就找機會強姦妹妹,一不做二不休,然後離家出走,等你全都失去,我是做得出來。」

媽媽猶豫一下,我立即說:「媽,你已經守寡這幺多年,我也知道你很辛苦,你就把我當成爸爸,白天我做兒子,晚上我做你老公,好不好?」

我見媽媽態度軟化了,我就伸手去摸她身體,另一只手去摸捏她的乳頭,接著說:「現在這個時代都沒所謂了,你看那影帶裏,那個媽媽給兒子幹得很爽啊,我懶叫足足有六寸長,一定可以給你很多歡樂,而且米已燒成飯,你都給我幹了,時光也不能倒流,不如放開懷抱,開開心心給我幹更好。」我說完就伸舌頭去吮吸她的奶頭。

「唉!真是沒法,你一定不可以去弄你妹妹。唉!誰叫我蕩婦守不了寡,唔……噢…看不出你這壞孩子還真帶勁,剛才把我幹得都出不了聲。」

「媽,我幫你抹掉肚皮上的洨。」

「不行!我要你把那些洨吸乾淨!」

「不要吧……好吧」我說完就真的去把自己留下的洨舔進嘴裏,味道像蛋白。我在舔洨時,媽媽一邊笑嘻嘻。我一直往下舔去,舔到她的雞掰毛,然後我用舌頭去逗弄她的雞掰隙縫,媽媽的雞掰和妹妹不同,她有很多雞掰毛。

「別舔那裏,很髒的,那裏是小便的地方,還沒洗乾淨,你不覺得臭嗎?餵……不行……唔……噢!……」臭騷雞掰,你不覺得穴越臭舔得越興奮嗎?媽媽把雙腿自動打開,她的騷雞掰還算漂亮,兩片大雞掰皮又肥又嫩,中間有條隙縫,要用手打開才能看到裏面的陰核、大雞掰皮和陰道。小雞掰皮的色澤較鮮紅,很濕潤,有點反光。

「媽,你的騷雞掰有很多汁,好香,雞掰皮肉紅紅的,我舔得全嘴都是淫汁,唔……唔。」我接著忍不住伸出舌頭又舔又吸,差一點把她整個雞掰都吃進去,比起舔內褲味道好多了。

「呀……呀…噢……噢……插進來吧……對…就是這裏……別停……噢……我沒試過這幺興奮……呀。」

我再用力地吸吮,媽媽全身都顫抖了,高潮又來了,媽媽只是呀呀嗯嗯地叫床著,完全就不能招架。

接著我就跪著,拉起媽媽,要她含吮我的懶叫,媽媽瞪我一眼說:「你爸爸的懶叫我還都不肯替他含呀。」但她卻把我的懶叫含進嘴裏。

嘩!好爽!我的懶叫在媽媽的嘴裏出出入入,她還用舌頭尖來逗弄我的懶叫頭。「啊,好爽!啊……」

之後我叫媽媽伏在床上,把屁股挺高,我要從她後面幹進去。我的懶叫對準她的騷雞掰慢慢插進抽出,這一招「隔山取火」每一下都插到底,抽離她的小洞然後再插進去,每插一下媽媽就呀叫一聲,插了四五十下,我射出精來,這次全射在她的雞掰裏,然後我再和媽媽親吻了好一陣子。

「快出去吧,不可以給妹妹知道。」

之後一星期我都沒去幹媽媽,我的妹妹可以幫我解決性慾,我要媽媽等不及,要主動找我幹她。這幾天我偷看媽媽洗澡,她又是自慰,我知道她一定忍不住,我有六寸長的大懶叫,女人看到都想要嘛。

這一晚,妹妹去找阿婆,媽媽半夜走進我的房裏叫醒我,坐在床邊說:「我想跟你說些話。」

我心想:「是不是騷雞掰癢癢,想我幹她呢?看她睡裙裏沒戴奶罩,又伸手摸我就知道了。」

「媽,你是不是很悶啊?你想說什幺?」我說完就伸手摸她的大腿和腰。

「自從你爸爸過身後,我守寡守得很辛苦,想去找其他男人,但又怕出問題,有時真是很難過。」

「媽,我明白你的感受,其實最要緊是自己開心,世俗的東西不用理的。」我的手一直往上摸到她的奶子上,隔著睡裙捏她的乳頭。媽媽的手就順勢滑在我的懶叫上,所有都盡在不言中。

我另一只手把她睡裙掀起來伸進去摸她的騷雞掰,哇!原來一早已經濕了。

「媽,我又想吃你的騷雞掰。」

「你真變態,那幺髒的,我剛小便完,等我去洗一下。」

「不用了,這樣才好吃,有味道嘛。」

媽媽就站起來,把睡裙和內褲都脫了,我看媽媽沒穿衣服的樣子,懶叫全硬了起來。

「媽,你也幫我含懶叫,我們玩69式吧。」

媽媽很淫蕩地說「隨便你」,就低下頭去含我的懶叫,而她的騷雞掰也哄在我面前給我吸吮。唔,真好味。一邊媽媽在含我的懶叫,另一邊我把媽媽的兩片雞掰皮打開舔弄著,很濕很好味,有尿味,又有騷雞掰味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我突然忍不住射出洨,媽媽全都吞進肚裏。

「兒,你好壞,射精也不先揚聲。」

「有什幺好害怕?我也吸了你不少的陰精。」

我那晚就和媽媽赤條條地睡到天亮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感到有人在含弄我的懶叫,當然是媽媽,我伸手去摸她我騷雞掰,嘩!全濕了。我心想:「你要不要那幺心急,真是個淫賤媽媽。」

「德,起床吧,你的懶叫真的好厲害,誰做你的老婆就爽死!」

「你的騷雞掰也很美呀,幹一世也不錯呢。」

「來,給你一招觀音坐蓮你試試。」媽媽站起身,握著我的懶叫對準她的騷雞掰孔裏坐上去,由媽媽完全主動,我好像是旁觀者。

「哎喲……你的懶叫……很粗大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真是前世久你的…啊……親兒子……我快死了!……給你幹死……不行了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

只是聽著媽媽的叫床聲我已經爽死了,沒幹幾下就射精了,這次又是全都射進媽媽的騷雞掰裏。我問媽媽說:「我怕會把媽媽你的肚子搞大。」

「別怕,媽媽已經結紮了,如果不是這樣,我也不敢玩得這幺放。」

「媽,你被我幹得爽不爽?」

「爽死了,從懂事開始都沒被幹得這幺爽。」

「媽,你起初不肯給我幹,爲什幺後來又肯讓我幹你?」

「其實自從你爸爸過身之後,我就很悶很寂寞,騷雞掰經常很癢只好用手自慰,當我看到你用我內褲打手槍時,我看得雙腳發軟,心撲通撲通地跳,騷雞掰都流出淫汁來,那次我已經很想給你幹,但我不敢。又有天早上在你房裏看到你懶叫舉起來,嘩,足有六寸長,我騷雞掰登時癢極了,當時真想不理叁七廿一,給你幹了才說,但我又不敢,只好回房自慰,但又想還是想著你的大懶叫,想如果給你大懶叫幹進穴裏,一定很有快感。我看影帶,又是兒子姦他媽媽,那個媽媽被兒子幹得好爽,我就幻想給你幹得四腳朝天。所以第一次給你幹,那時其實很興奮,有叁次高潮,把我平時積壓的慾念全都釋放出來,真是爽死我。我想也想不到騷雞掰會給你幹得有這幺多高潮,我以前以爲給你爸爸幹得有高潮已經很滿足,怎知現在被你幹的時候,才知道什幺是真正的高潮。現在我沒想其他事情,只想要自己高興,燒幹是我們兩母子的事,又不會傷害別人,你說對不對?」

「媽,你懂這幺想就好了,騷雞掰實在需要滋潤,我幹你的時候,看到你那淫蕩的樣子,就知道你很興奮,以後你喜歡的話,可以隨時隨地叫我來幹。你的騷雞掰。」

之後的日子,我和媽媽就像兩夫妻那樣,白天黑夜都在荒淫幹穴,現在媽媽的心情很好,我又玩很多花式,又買很多亂倫的影帶來看,日子過得很快活,其實只有大家高興,亂倫又有什幺所謂呢?

有一天,我又想幹媽媽的騷雞掰,媽媽說要先去尿尿,我想我沒見過女人在尿尿的樣子,便說:「媽,我想看看你尿尿的樣子。」我跟她進廁所裏。

「你發神經嗎?尿尿有什幺好看?」

媽媽沒理我,解開褲子,蹲坐在上面,我就蹲在地上看著她的騷雞掰,看她騷雞掰微微張開,從陰核下面的小洞裏噴出尿來,最後尿水還在她騷雞掰上滴下來。媽媽用中指摸捏陰核,又慢慢插進那雞掰的洞裏,我看媽媽的臉又是很淫蕩的樣子,還伸出舌頭舔自己的唇,我看得很興奮,整個懶叫都硬起來,有個沖動想伸出舌頭去吃她的騷雞掰。

「唔……幫我舔……我很癢啊……」

我把她整個騷雞掰都舔了,又逗弄她的陰核和小騷雞掰。

「啊……好爽啊……弄進去……噢……我快死了……吸那豆豆……是是……是這裏……啊……」

雖然有股尿味,但我連她的雞掰水一起吞進肚裏,倒是很好味。

「噢……別停……哎唷……啊……呀……噢……」媽媽興奮極了。

「媽,我想幹你。」

「好吧,快來滿足媽媽吧。」

「唔……噢……用力幹……呀……壞孩子……噢……快給你幹死……」

「幹你娘的……騷雞掰……臭雞掰……唔……幹爆你的臭雞掰……噢……噢…幹死你……想我大力幹你……就快叫我老公吧。」

「噢……啊……你這孩子……真壞……唔……老……老……公……幹破我的……騷雞掰吧!」

我看見媽媽的樣子真的很淫蕩,平時看你正正經經,原來幹起來會這幺風騷,這幺淫賤。

「呀……呀……淫婦,噢……不行了……要射出來……噢……」

就這樣過了四年,妹妹也已經嫁爲人婦了,但還會不時約我出去偷情,燒幹,她說給我幹的感覺始終是不同的,多很多高潮。而媽媽這個蕩婦就更厲害,自從我幹過她的騷雞掰,解放了她心裏的道德枷鎖,釋放隱藏在身體裏面的慾火之後,差不多每晚都主動找我去幹她。我當然還和她玩很多花式。媽媽根本沒當我是兒子,而是老公、情人,我們一起洗澡,半夜一起睡覺,媽媽也知道我連妹妹都幹過,但現在她那幺锺情我的懶叫,又怎會怪我呢?所謂「肥水不流別人田」,我們閉門一家親,真是不枉今生。

本來以爲故事就此結束,怎知最近我還連姐姐的騷雞掰也幹了。

事情是這樣的,姐姐最近發現姐夫找個姘頭,她很憤怒,結果帶著孩子回到娘家來住,那孩子只有叁歲。姐姐和我睡在同一間房裏,我睡上格床,她睡下格床,孩子就跟我媽媽睡,害我沒法去幹媽媽。

至于姐姐,她最初兩星期都哭著睡去,根本沒留意我在偷看她。她的身才比較渾圓、豐滿,兩個奶子足足有36吋D杯,有個小肚腩,屁股也相當圓大,真像日本肉彈「松板季實子」,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生過孩子,姐姐特別有女人味。

這一夜姐姐還沒睡,我就坐在她身旁,說:「姐姐,爲什幺你回娘家這幺久,心情還未平複?」

「我告訴你,你可別告訴其他人……我憎恨你姐夫,不是因爲他找姘頭,而是他竟然……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有關係,就是說他們亂倫。他妹妹才十八歲,嗚……嗚……,你姐夫性慾很強,差不多每晚都要,連我大肚的時候他也要幹我。我不肯,只肯讓他用手弄,最初還可以,但過了一個月他就說不用我了,他自慰就行了。怎知道有一晚我半夜見他不在房裏,我走到他妹妹的房門口看到他和妹妹兩個正幹著。當時我很震驚。

「我還聽他們在說話。『哥,你不怕嫂嫂知道我們的事情嗎?』

「『不怕,你嫂嫂睡得像死豬般,我一有機會就過來幹你的騷雞掰,看你這幺淫蕩,就知道你等我等得很心急呢。』

「『你還這樣說人家,你連你妹妹都強姦了。你知道嗎,第一次被你插進我的雞掰裏,真是痛死了,痛得第二天都走不了路。』

「『處女第一次一定會這樣的,但之後你不就每次都有高潮,你真是天生淫賤女孩。』

「『哥,別說了,我現在很想你幹我,快插進來吧。』

「接著我就看到你姐夫把他妹妹的雙腿托起來,大懶叫插進她的騷雞掰裏。嗚……真是沒天理,他連妹妹都幹,那個淫蕩妹妹又風騷得可以……嗚…我以後都不知道要怎幺辦……嗚……嗚……我忍他幾年,這次真的忍不住才搬回娘家來住……嗚……」

「別傷心吧,姐姐,這種人不必爲他流淚,既然姐夫這幺壞,就想個辦法去報複他吧。」我一邊說一邊用手去摸姐姐的身體,從她背部一直摸到她的屁股,她還未察覺,只是哭著,我就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大腿內側,直至摸到她騷雞掰那裏,她才醒覺。

「你幹什幺?發神經嗎?」姐姐想推開我,但給我握住,我的手繼續搓挖她的雞掰。

「姐姐,我是爲了幫你忙,姐夫這幺淫賤,他做初一,你就做十五,你想想他妹妹的臭雞掰給你老公的懶叫幹,怎幺可能忍他呢?」

「就算報複,我也不會和你做這種事嘛。」

「你錯了,他們兩兄妹都做出這種事,和我做又怎幺不可以,等他感受那種滋味。你找個普通男人來幹你,姐夫他又怎會心疼呢?我真心幫你,我也要負起千古罪名呀,你自己想想,是不是要還姐夫一點顔色?」

我感覺姐姐的態度已開始軟化,我一手伸去摸她的兩個奶球,又搓弄她的兩顆乳頭,另一手伸進她的睡褲裏逗弄她的雞掰。

「不行,別,不要,會給別人發現。」

「別怕,怎幺被人發現呢?你看你的騷雞掰都流出雞掰水,還在裝清高呢。」

我把姐姐推在床上,掀開她的睡衣,把她的睡褲和內褲都扯脫下來。姐姐雖然有反抗,但讓我抓住她的雙手,我用另一手解開自己的褲子,懶叫已經全硬了。

「壞蛋,你這壞弟弟,禽獸,放開我,啊……」

我沒理會她的哀求,我看到她兩個大奶子在晃動著,就用嘴去吸吮她的奶頭,姐姐兩顆蜜棗又大又黑。我伸手去摸她的雞掰,雞掰水蕩漾,我吮吸一會兒就用腳強把她雙腿分開,好像第一次姦淫媽媽那樣。

「別,不要,我們是兩姐弟,不行的。」

「姐姐,姐夫也是這樣嘛,他連妹妹都幹了,還不止一次,你怎幺啞忍他這樣做?」說完我就把懶叫頭頂住姐姐的雞掰口。

很明顯姐姐已經放鬆了,只是還在哭叫著:「嗚……嗚……不要啊,我以後那有面目見人呢,你放過我吧。」

「姐姐,我已經忍不住了。」到這個時候,我什幺都不理了,順勢一挺,整根大懶叫插她的騷雞掰裏。

「啊……沒天理的……嗚……嗚……你簡直不是人……姐姐你也強姦,嗚……」

「對不起,姐姐。」我口裏雖這幺說,但還繼續吸吮她那兩顆蜜棗,懶叫在她騷雞掰裏出出入入地幹著,我這幺帶勁,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幹得欲生欲死,我要她很快就得到高潮,于是繼續抽插她。

姐姐開始有反應,她沒再哭了,只是用牙齒咬著嘴唇,騷雞掰的雞掰水都給我攪弄了出來,很滑很濕,而兩顆蜜棗也硬挺起來,她開始呻吟起來。所謂「天下女人一樣淫」,把她幹幾下,她什幺枷鎖都可以打破。

我再狠插四五十下,嘩,姐姐有了高潮,全身發浪起來,騷雞掰緊緊夾住我的懶叫,還不自覺地挺起騷雞掰,讓我可以插得更深入。姐姐至少有兩次高潮,我一邊吮吸她的蜜棗,一邊用力插她的騷雞掰,姐姐完全被我征服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「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厲害?姐姐,你很美,騷雞掰又多水又多汁,雞掰那水蜜桃好像個嘴那樣,懂得吸吮我的懶叫,我爽死了,真得想一生都插在裏面不抽出來。姐夫爲什幺那幺笨,如果你肯給我幹一生,真是短幾年命我都肯。」

「不……不要說了……別說這種種……我是你姐姐……不行的……」

「別難爲情吧,最要緊是大家高興嘛,噢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我真是爽極了,把洨全都射進姐姐的騷雞掰裏。

我們靜了下來,突然姐姐推開我:「你怎幺可以射在裏面,我會給你害死。」說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,回來後上床睡,沒再說話。

「姐姐,別恨我,我真是忍不住,你的身裁又這幺漂亮動人,隨便一個男人看到都想幹你,姐夫這幺壞,你就同樣做去報複他。」

姐姐沒出聲,轉過身去沒理我。之後兩個星期她都沒主動和我說話。但我強姦她的事就沒人知道,好像沒發生過什幺事那樣。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。

時間過得很快,姐姐回娘家已經四個月了,我和媽媽也有四個月沒幹過,姐姐打開長住在家裏,看來沒有機會了。

有一天媽媽終于忍不住對我說:「兒啊,今晚我去九龍塘豪華別墅等你。」我試過和妓女去租房,但和媽媽去租房幹穴倒是第一次。

我們一先一後進房,我一進房,媽媽就立即抱著我親吻起來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我們同時間開始脫衣,看媽媽的樣子好像是餓壞了,她主動來含吮我的懶叫。

「啊……好爽啊……吞進去吧……吞進喉嚨吧……對了……噢……唔」

媽媽吸吮雞把的技巧進步不少,把我懶叫吐出含進,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懶叫頭,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懶叫。

「媽,讓我吃你的騷雞掰吧。」

我們就在大圓床上玩69花式。

「唔……噢……好……爽啊……弄進去……是……對了……」

媽媽的騷雞掰早就濕了,我用雙手把她兩片雞掰皮打開,用舌頭去舔弄她的陰核和大小雞掰皮,一直吮到菊門那裏。媽媽坐起身來,對準我的大懶叫坐了上去。

「啊……好大的懶叫……噢……」

看媽媽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動,兩團奶肉上下地晃動,還很淫蕩地叫起來:「啊……噢……不行了……給你幹……死咧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哎喲……」

我感受到媽媽的高潮,騷雞掰夾得緊緊,媽媽平時的矜持都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我接著就轉過身來改變花式,讓我一次來餵飽你這個蕩婦吧。我把媽媽的雙腿托高掰開她雙腿,還用枕頭把她屁股墊高,等她的騷雞掰擡得高高,我操起大懶叫,慢慢插進她的騷雞掰裏,看著她的雞掰縫被我的大懶叫撐開,又看見大懶叫在抽插她那騷雞掰的情形,簡直興奮極了。

媽媽果然很享用說:「兒啊,別看人家,羞死了,啊,爽死媽媽了,快用力插我的騷雞掰吧。」我看到媽媽的淫蕩樣子,就忍不住發動一輪狂抽猛插,把媽媽幹得欲生欲死。

「哎唷……懶叫好大……噢……別停……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每插一下,媽媽都會啊叫一聲,終于我有一陣酥麻的感覺,濃精就射了出來,全射在媽媽的騷雞掰裏。

「噢!真是很久沒這幺爽過,真是前世相欠,把我幹得最爽竟然是我的親生寶貝兒,對你的大懶叫,我真又愛又恨。」

「我也有同樣感覺,你那個騷雞洞真是爽極了,又多水又多汁,我的懶叫插在裏面真是爽死了。」

「你和姐姐同睡一房,有沒有沖動去搞她一把?前幾天她對我說阿文要和她離婚,我真不明白。」

「如果你肯讓我弄她的話,我做什幺都沒所謂。其實我見到她已經想搞她。」

「我早就猜到你這壞蛋腦子想什幺,你弄她可要小心,別連姐姐的肚子都搞大了。」

「知道,親愛的媽媽。」

那晚,姐姐又哭了,我走到床邊說:「姐,爲什幺又哭了?」

「別理我吧,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壞蛋。」

「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?」

「那個壞蛋說要和我離婚,他甯願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,真是蕩婦。」

「姐夫這幺壞,我們要還以顔色。」

我說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上摸她。

「好,那個壞蛋這種事都做得出來,我也可以。其實我的騷雞掰已經很久沒爽過,你姐夫整整一年沒幹過我,那次被你強姦進去,其實我也很爽。」

我聽了很高興,說:「我也知道你很爽,至少來了兩次高潮,騷雞掰又夾得緊緊,把我懶叫包得很爽。」

我開始把姐姐的衣服脫了下來,自己也脫光光的,然後就去吮吸她的蜜棗,兩手搓捏她的奶球,接著就吻到她雞掰那裏。

姐姐害羞地說:「別……別吻那裏,很髒的,啊……哎喲……餵……」

「姐姐,你那雞掰很美,鮮紅色,又雞掰皮又肥嫩,騷雞洞又狹窄,還很香呢。」

「別說……人家很害羞……你還說人家……小便那裏…很香,真變態。」

我用舌頭逗弄她的雞掰和陰核,整個騷雞掰浸滿雞掰水,姐姐又是個蕩婦。

「噢……好爽呀……別,哎……輕點……啊……」

姐姐全身都顫抖了,我就把她兩腿托起來,把自己的懶叫放正位置,就插將了進去。

「哎唷……很大的懶叫……噢……用力插……」

「噢!好爽,騷雞掰很滑很暖啊。姐姐,我幹得你爽不爽?」

我用也地抽插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臭雞掰,你這淫婦,我要幹破你的臭雞掰,幹死你……啊……」我終于發射了。

上天對我真不錯,媽媽、姐姐和妹妹都給我幹過,真是不枉此生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