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0

2022-08-30发布:

终极警探

精彩内容:

  
「啊,哦,哦,再用力一點!」
謢士脫光了上衣,享受著我的肉棒。這位謢士,大約廿歲出頭而已。身材發育良好,屁股及乳房都已發育成熟。乳房從白色襯衫中蹦出來,白色的內褲已褪到足踝。長發雖已披散開來,但小白帽依然安穩的戴在頭上。雖然身穿白衣,但白色的肌膚依然耀眼。唯有褲襪是黑的。
我太幸運了!我不知道她的姓名。今天,我第一次看到她。
「再......用力一點,哦......太爽了!」
「好棒!這樣嗎?」
我抓著她的腰,她也配合我的動作強烈地扭動起來。
「嗅!哦......」護士愈來愈興奮了。
我不用力,她自己也一直在用力。她體內溫濕的盆腔,與我的肉棒緊密結合。她每一呼吸,我那邊就緊縮一次。愛液從她的大腿滴下來,實在是太爽了!
「交換好嗎?」中年、肥胖的檢查官說。
「好呀!」我回答。
我們兩個互相換了個位置......。這次輪到檢查官幹她,而我享受口交樂趣。
「啊......哦!」她輕輕顫抖。
我在她面前站立,她自己就將頭迎上來,舔起了肉棒。
「你看,都是你流出來的,好好舔乾淨!」我說。
她默默地伸出舌頭,開始舔我的龜頭。
「餵,餵,我不是小夥子哦,再用力一點呀!」
「啊!好!喔...」檢查官開始用力起來。
真是的,只顧自己享樂。我可不想聽男人呻吟的聲音。
護士一心一意地舔著我的肉棒......。
「如何?味道如何?」
「不太好吃!」
「我馬上給你好吃的東西、『來』,舔一下邊邊,邊邊有筋,那邊的蛋蛋很好吃哦......。」
「嗯!哦,噢...」
她很聽我的話,好可愛!給這個長的豬頭豬臉的檢查官沾到光,真可惜。
「對,好吃哦,繼續吃!」
「嗯......嗯......!」
「對了,將龜頭塞入臉頰摩擦,對!啊,好爽!」
「嗯!警察的肉棒好大,塞的滿嘴。」
「大嗎?」
「喔,好大,又大又硬!」
太棒了!我摸摸她的頭,突然,往旁邊一瞧,昨天被發現的男屍體,還被解剖一半,躺在手行檯上。
這具屍體是昨天下午被發現的。被害者是一位叁十五歲的高中老師,中等身材,無任何特徵、單身。當天,因爲被害無故缺席,學校派人到他住的公寓看他而發現此事。
被害困溺斃而死......,死在公寓的房間中。如果是死在浴室中,可推斷爲意外身亡或自殺。但是被害卻是躺在榻榻米上仰面死的。以警察的立場,我從他殺找尋線索。
「哦,硬的地方再...」我要求護士。
護士似乎已經忍耐不住了,檢查官的呻吟聲也不斷上揚,而我也快達到高潮了!我和檢查官互看看了一眼,點點頭。
在房間發現屍體時......有兩種可能:一種是在河川或池塘、海邊溺死,移到屋內。另一種可能是將臉,壓到洗臉盆中或浴盆中使之溺死。我今天爲了檢查遺體中肺的積水成分,才照會檢查官過來。但是卻發生這種事,在解剖屍體前,和護士發生了關系。
我以前也曾經辦過一個案子,有一個女人被殺害,腸子都跑出來了。而逮捕了一位在跳繩的女孩,那家夥和這位檢查官都是少根筋的人,那個犯人變成檢查官就好了。
「啊...啊...」
我們兩個人面對面,將肉棒子都交給護士。護士右手握著我的,左手握著檢查官的蛋蛋,刺激我們的官能。
「啊!」檢查官叫了一聲。「哦......來了......!」我也一樣。
「淋在我臉上,沒關系!」護士嬌美的說。我們兩人幾乎同時將精子射在護士臉上。
「呼!」我歎了口氣!
「不錯吧?我們的護士。」檢查官一邊說一邊拉起長褲。
「嗯!嗯!」我回答。
基本上,我根本不想參加這個在屍體前面的變態做愛。但是,風騷的護士卻對我說:「警察先生,我早就想要和有名的殺人課橫溝刑警做一次愛看看。」面對護士的好意,我只有接受。」
「對了,檢查官,照這樣子看來......」
「哦,等一下!」檢查官又脫下褲子,讓護士再含一次肉棒,再取出來,拉上褲子;從屍體身邊拿過書類。
「嗯,死因是水從口鼻流入肺中,因缺氧而窒息致死,就是溺死的。」
「這種事不用說,我也知道!」我對這位笨檢查官的話感到不耐煩。「我想知道肺中是水還是什幺?」
「啊!水!水的成分是...是...」檢查官一邊看資料,一邊慢條斯理的拉上褲子。「哦,水是河川的水,因爲有魚鱗存在。」
「河川的水?」
「對!」
「但是......」
「可能有人將他在河邊溺死,然後搬到公寓的,被害者的身體內含有很多酒精,將他推入河中是輕而易舉的事。」
「有沒有目擊者?有沒有人看到犯人?」護士梳著頭......問我。臉蛋還紅紅的,很迷人。
「死亡推定時刻中,有鄰居看到一個女人進入公寓。」我回答。
「那個人是被害的學生,高中二年級的鹄淚彩也子,已經調查過了!」
「女學生?一個人搬屍體,太過沈重。」
「不,那個!」我說:「被害當時還活著的,據目擊者說,當時他已爛醉如泥,還和學生打過招呼......。」
「那犯人在房間裏?」檢查官已換上白衣,神情有點不同。
「在房間溺死的話,肺中的水也太奇怪了!」
「對了,檢查官。」我點點頭。「以那位女生做的來想的話,有沒有可能?例如,拿了一壺河中的水來......。」
「不,不,聽說是拿了一個塑膠袋,回去的時侯手空空的,可能是拿了吃的東西吧,不知道是什幺,反正被害者的房間到處都是泡面碗。」
「真有趣,再說清楚點!」
檢查官看來人清氣爽的,從剛剛的色鬼轉變成一個工作狂的模樣。
「好的!」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,做一次說明。
「原來如此,我大概了解了,房間的情形如何?」
「普通的和室,被害者臉朝南倒下,旁邊有一個暖爐,而且臉都泡在水裏,下半身全裸.........。」
「嗯!」
檢查官讀完報告開始整理書夾。
「餵!」護士將手放在我肩上說:「犯人就是鹄淚彩也子,爲什幺不拘捕她?」
「沒有動機,也不知道怎幺殺的!」我回答。「那,我先回署裏了。」
「好,再見了,巨根刑事,下次再會!」護士在我耳邊輕輕地說。
我正想走出房間時...。檢查官叫住我:「啊,橫溝先生,請等一下!」
「什幺事?」
「我忘了說,被害者臉上布滿了細小的傷痕。」
「傷痕?」
「對,而且陰毛上有女性的體液,有經過擦拭,但因爲陰毛很深,所以......。」
「女性體液?」
「對,呈酸性反應。」
護士暧眛的笑著:「是淫液啦,不好吃的!」
..................
我真的不想做這種事。不想做,但爲了解決事件卻不能不做。僅是爲了接近鹄淚彩也子的關系。
「哦,哦.........。」
我的下半身被彩也子的朋友含著,叫做...什幺呢?反正她在賣春!所以我買了她......。理由:當然因爲她是彩也子的朋友啊!我看她是高中生,因此挑中了她,但她並不是彩也子的好朋友。
「啊,好棒哦,叔叔的好大!」
我還不到被稱爲叔叔的年紀,我才二十九歲。但以一位高中生來看,我可能已經太老了......。
「真的,好棒哦,觸感真好!」
她穿著制服就做起來了。咖啡色的頭發好可愛。
「好吃嗎?」
「嗯,好好吃!」
根本還不懂得舔的技巧......,但是舌頭的轉動,太過瘾了。
「叔叔,差不多可以了吧?」
「好啊!」
「好耶,我第一次碰到這幺大的,好像啤酒瓶一樣,又黑又大。」
「是嗎?」
「哦,我已經受不了了......。」
她站起來,開始脫衣服......,脫衣服的動作很急。脫掉扣子、脫掉上衣、脫掉裙子、脫掉胸罩......。好年輕的身體,全身圓圓的,好有彈性。有點黑的肌膚,很有魅力,白色的內褲真是耀眼。
「不要那樣看我......。」她開始褪下內褲,脫完內褲就爬到我身上。
「叔叔!」
她柔軟的花瓣包著我的巨棒。「哦!好棒,好深哦......」
「什幺?彩也子?她怎幺了?」一回合結束後,她靠在床上,一邊數著我給她的鈔票......。
「我喜歡她,所以打聽一下!」
「原來如此!」她笑著對我伸手。
裸女對著你伸手,是沒辦法拒絕的。我又加了幾張。
「你想知道什幺?」
「你到過她家嗎?」
「去過呀,而且等一下也要去......。」
太好了!「那幫我拍她房間的照片,當然要保密哦!」
「房間的照片?」
「對!她房間的照片。」
「爲什幺呢?叔叔,你變態嗎?」
「不是的,因爲看一個人的房間就可以看出她的個性。」
「原來如此!」她眨眨眼說:「交給我了,叔叔,我會支持你的。」
「謝了!」
她抱著我的肩,輕輕地說:「叔叔,如果你泡上彩也子後,偶爾也要和我親熱親熱,因爲你根實在太棒了!」
隔天就收到她寄來的包裹,比我想像中快......。除了房間的照片外,包裹中還有一本筆記本和一塊布。
『叔叔:只有房間照片太單調了,再免費贈送一本彩也子的裸體照和她的日記。』
這些意外的禮物,太令我驚喜了。
『再附上一條她未洗的內褲。哦,最後有我銀行帳號,把馀款彙入。』
真是的!爲什幺才高中生就這幺愛賺錢?
我先從照片調查,好可愛的胸部,圓圓鼓鼓地,身材真不錯,就像個剛出道的小明星。臉蛋也很可愛,短短的頭發非常合適,很明朗的一位高中生。
房間的照片,看來就像一間普通少女的房間,房間一角好像有一台按摩器,到底女學生買按摩器做什幺?真是的!按摩器旁就是洗臉盆,好大的洗臉盆,旁邊還有一個小的。少女的房間中有洗臉盆好奇怪,這要查一查。
我打開日記本,翻到十八日--出事的那一天。
『六月十八日、晴』
終極密探(第一炮)
他的臉好醜,我不喜歡,面向後面。太棒了!但卻不如我所期待的,明天再到撞球場去找找看。
  
「到底在找什幺呢?」我不禁自問。
『十九日 陰』
撞球還是不行!再用力點就好了!明天是期待的第叁炮,海豚秀。
「好...高...興!」
  
到底寫些什幺?我一句都看不懂!十九號昨天啊,這幺說第叁炮,就是今天......。
我翻了一下日記,看到關于水族館的介紹,我看著它--『和海豚接吻秀』,上面有一張照片,就是海豚跳起來吻一個女孩,還有水族館中海豚表演的時間。這間水族館距彩也子家不遠,我打電話回署裏報告,將她的內褲帶在身邊,急忙到水族館去。
空氣有股清香的味道,我已經好幾年不曾到水族館了。
水族館中分成四個館,首先是魚館,就是普通的水族館。再來是海獸館,有一個大泳池。這個泳池中也有各式表演,現在這個泳池沒有開放,在小冊子上寫著冬天溜冰,夏天遊泳。
接下來就是問題的海豚館,是個觀賞海豚表演的館,中間有個大場地,那是海豚表演的一部份,而問題的『與海豚接吻』似乎就在那邊舉行。我看看手表,已接近表演時間,急忙向海豚館走去。
海豚館中盛況空前,客席中幾乎沒有空位,一天在這個地方表演叁次,很過瘾吧?我看看客席,沒看到彩也子,我沒有找座位,站在後面觀賞表演。
隨著一聲巨響,海豚跳出遊泳池,穿過吊在空中的拉環,再沈入水中。一支支的海豚跳上來又沈下去,太有力道了。海豚跳水的動作是非常用力的,水柱沿著海豚的身體上升,好像要追它一樣,畫成一條線。聽說海豚是很聰明的生物,有這種力量、又比人類聰明,人類那比得上它?
一到跳圈圈告個段落後,客人一致拍手致意,接著我們要進行最有名的『海豚接吻』秀了,在遊泳池的一邊搭著一座高台,有一位穿著迷女裙的少女拿著麥克風宣布。在高台下面的樓梯上,有一些小孩子並列。然後彩也子也出現了。
「來吧,小海豚,跟大家打招呼!」
少女一說完,就有一頭海豚從泳池中跳起來。那就是那支會接吻的海豚嗎?和別的海豚有什幺不同?我一點都看不出來。
「好了,開始吧!」
有一位小男生被少女拉起來,站在高台上,將臉頰露出來。然後海豚跳上高台,在小男生臉上親一下,又回到水中。
拍手的聲音......巨響......
好棒!我也受到感動!原來海豚知道人的臉頰在哪裏,而且是輕輕地,會調整自己的速度。它先在之前加速,然後快接近臉頰時再緩慢下來。是不是每一支海豚都如此呢?(我不太了解)。
「好,下一位!」
有好幾位小孩子過去後,終于輪到彩也子上場了。彩也子身上穿著露背裝、迷你裙、涼鞋,臉紅紅的走上來。從高台往上看,可看到她短裙下的東西,風吹過來,裙子都飄起來了......。
快到了,她對著泳池伸出臉頰,海豚也對著她的臉頰往上跳 。
「啊......」在那瞬間,彩也子縮回臉,身子一傾,將屁股面向海豚。
又一陣風吹來,短裙飛揚起來。彩也子沒有穿內褲的肉身清楚可見!對準臉頰的海豚也停不下速度,海豚的尖嘴從彩也子的腳間穿進去。
「啊,哦...」彩也子甘美的呻吟,在會場響起。
「什幺?我殺了老師?」彩也子瞪著我,叫著說。
我將警察證給水族館的人看過之後,將彩也子叫出來。她本來一臉天真......。但當我把門鎖上,說出被害者的話時,彩也子的臉色變了。
「對,我是這幺想的......。」
她瞪了我一下子,然後笑出來。「哈!哈!哈!警察先生,你好笨哦,我幹嘛要殺老師?又要怎幺殺?」
這次輪到我笑了,「我大概知道了,但還是問你的身體比較快!」我將她的手張開,壓在牆壁上。
「不要!不要......」她的臉上浮出恐怖的表情。
我一支手壓著她的身體,一支手伸入裙子中。
「不要!」
我摸著她軟綿綿的大腿,再順勢往腿間摸進去。「果然......」那裏面早就濕淋淋的快滴出來了。
「好過份,噢!」
我將手指伸入花蕊中心。「哦!」好像果凍的感覺,她的下體早已充滿愛液,我的手指在裏面好溫暖。
「因爲海豚而有高潮的嗎?」
我用手指在她的秘所搓來搓去,我的手指頭因爲轉動而有聲音,我將手指再稍微伸入,碰到腹側的肉壁,開始搔弄,起初慢慢的、再漸漸加強。
「啊啊...」彩也子也感到我手指的觸覺,將腳微開,半閉著眼睛﹐不再抵抗了,嘴巴中發出一陣呻吟的聲音。
我將她抱起來,放倒在遊泳池旁邊的墊子上。
「哦,手指不要停......」
「我知道!」
我開始脫她的衣服,先去上衣,如我所想,她沒有穿胸罩,再來是裙子,就沒有了。她己近全裸。我將全棵的她右手跟右腳,左手跟左腳各戴上手铐。
「啊!幹什幺?」
她成爲一個M字體,愛液從她剃過毛的花瓣中流出ㄇCC山丘格外的小,但是紅通通的充滿血液,鼓鼓的膨脹著。當手指穿過花瓣時,可以看到一抽一抽痙攣的跳動,流出來的愛液,已滴到肛門了。
「啊,爲什幺這樣,真羞死人了。」
「害羞嗎?」
「當然啊,你看到我最寶貴的地方了。」
「不會的,很可愛呀!真想吃下去......」
「不要,討厭!」
「最裏面的洞洞呢?你看,這幺粘!」
「討厭啦!」
我將手指伸入,沾滿愛液給她看。「你看這是什幺東西?從你那送流出來的。」
「啊!那個......」
「這叫愛液,因爲你很色 所以流很多,嘿!從哪裏流出來的呢?」
「從洞穴裏......」
「說清楚!」
「從雞雞啦...」她紅著臉,小聲地說。
對了,就是這樣...,彩也子已完全被我控制了,這個作戰很適合淫蕩的女人。所謂淫蕩就是不懂羞恥的意思。
「爲什幺要我說這幺下流的話?拜托,想和我做愛的話,乾脆一點做吧!不要這樣......」
我摸著她勃起的乳頭,再壓下去。
「好痛!」她叫起來。
「什幺做,是請來幹我吧!」
「啊,真是受不了,你真的是警察嗎?」
「真的啊,殺人課的橫溝,要不要再看一遍證件?」
「放了我吧,我不是凶手啊!」
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姑娘。我將手指離開乳頭,用手掌去握住她的乳房。
「好吧!我來教你真正的技巧.........」。
我將準備好的按摩器拿出來,放在鹄淚彩也子面前,這和彩也子房間中那支一模一樣,前面突起的部份和男人肉棒的形狀一樣,電線一插,就會轉動起來。將這個插入體中,把接頭處放在陰道前,會強烈振動。在陰唇之間會感受到強烈刺激,和彩也子房間不同的是,我這支比她的大了一號。寬度有拇指與食指圍起的圈圈,長度也有廿公分。但是與我的巨根一比,送是小了一點。
「啊...」彩也子一看到按摩器,吃了一驚。
「不是第一次看到吧?」我說......。
「不,但這幺大的,是第一次!」她吞了吞口水回答。
「是嗎?那進去了哦,用口水沾濕......」
她將嘴巴湊過來,含住按摩器。我用手將它往口裏推來推去。
「嗯......嗯......」
她看來好痛苦!口水順著下巴流下來,就算想擦,也沒有辦法。可能真的很難過吧,她的眼中有淚水。
「好了,可以了!」我將按摩器從她的口中取出,她喘著氣,我不理會她,將上了電的按摩器插入她的私室,一下子插到裏面。
「啊......」
「餵,全部都被你吃進去,你裏面真寬!」
「不...不要,不要看......」
她的聲音像哭聲,手腳不自由的她,再怎幺扭曲身體都沒用。彩也子現在完全在我的手掌心中。
「如何?按摩棒的味道?」
「快裂開一樣,放開我!」
「那,你承認吧,人是你殺的!」
「不是的!」
「快點乖乖的說就放開你!」
我根本不想威脅她的,我抓起她的乳房,用力搓著...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啊!」
我抓著她兩邊的乳房,用力拉開,再上下左右激烈的搖動。
「哦,不要!」
然後將按摩器打開......。
「啊!啊!」嗚咽的聲音響起來,激烈的聲音,搓著她的花瓣。
「啊!哦......嗚......」她激烈的動著身體,手铐铐著的手足,也震動的非常厲害。當然了!按摩器靠著彩也子的下體,使花瓣受到強烈刺激。
「哦......呀......」流著淚的眼晴,更加豔麗動人。
「嗚......喔......」起初抗拒的聲音,逐漸轉爲呻吟。
「嗯!哦......」
「怎幺了?有快感嗎?」我對著她輕蔑的說。
「對!對......」她手腳震動看著我。
「怎幺了,被虐待也有快感?」
「啊,那...那...」
「說呀,怎幺了?」
「啊,裏!裏面...」
「裏面怎樣?」
「裏面被......搞來......搞去......好舒服!」
「豆豆呢?」
「豆豆也...快壞了......」
「繼續嗎......?」
「哦喔......裏面、外面都很爽!......不要停!」
她流著汗,我摸著她的大腿。「你真是個淫蕩的女人!」
「啊,噢!」
我看著她充滿痛苦跟快感並存的臉,慢慢的開口。「你在找尋高潮,對不對?」
「噢!」
「今天的對象是海豚,當海豚從水中跳上來時,穿過你兩腿之間就有了高潮......」
「哦!哦...太棒了!」
「昨天是撞球場,一定也被那些男人用球杆桶出高潮了吧?」
「啊!啊...哦...」
「但是最有問題的是前天,你殺了老師......」
「什幺?」
可能是刺激太過強烈,她完全聽不到我的聲音,算了!反正她總會說實話的。
「啊...啊...啊!爽死我了!」
彩也子的身體愈來愈緊張,花瓣抖動,被手铐铐著的手腳也有了短暫痙攣。嘴巴張得大大的,下巴顫抖著。
「噢,快出來了......」她不斷呻吟的叫著。
我默默地將電源切掉,將按摩器拔出來。
「啊!」
按摩棒上沾滿了愛液,手一摸可以拉出來半濁色的絲來。
「不要,不要!」她叫著。
「爲什幺?爲什幺?我已快來了,卻中途停下來,好過份!」她一邊抖動著身體,一 邊說。
看看她的下體,就是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。「想要棒子嗎?」
她水汪汪的注視著我。
「想出來嗎?」
「拜托,不要捉弄我啊!」
「那就說吧!人是你殺的?」
她垂下眼晴。
「鹄淚彩也子,你那一天用兩個臉盆裝了河川的水,冰凍起來,藏在塑膠袋中帶到被害者的房間去,對不對?」
彩也子的眼中流下淚水,我將手中的按摩器再度打開。
「你趁著被害人喝醉時,將臉放到冰塊做成的臉盆中,因此造成被害臉上有無數細小的傷痕;之後,爲了使冰塊快點溶解,又開了暖爐。」
她始終沈默......,我將手指伸入花叢。
「哦......」
我感到她的秘部好溫暖,濕濕軟軟的感覺。
「不想出來嗎?」
「想啊......」
「那就照實說!」
「啊......」
還是不說實話......,我將長褲脫掉,將我的巨根拿出來,放在彩也子充血而勃起的雞雞前面。
「追求終極高潮的你,會放掉眼前的東西嗎?」
「哇,好棒,好大,好大!」彩也子就像一個饑餓的嬰兒,看到母親的乳房一樣,渴求我的肉棒。
「這幺大根的東西,我第一次看到!」
如她所說......,彩也子相信我這根巨棒,絕對可以帶給她絕佳的高潮。她會在絕頂高潮的瞬間說出實話吧?雖然想得到滿足,但手腳的自由卻被剝奪了。這時侯,只要是陰莖、只要有男人就好了,而我的卻是最巨大的。
彩也子已經進入興奮狀態,迫切想要我的肉棒。大概沒有問題了,我將她的手铐放開。
「用手吧!」
「哦......」
她用嘴巴舔我,手也玩弄著睾丸,技術好棒!我享受了一陣她的愛撫......。彩也子的嘴巴又濕又熱,我相信她的子宮也不會輸給嘴巴。從她秘所中流出來的愛液,酸酸甜甜的香味飄散在空氣中。
「是你殺的吧?」
「嗚!」她一心一意舔著,點點頭。
「你爲了得到終極高潮,才想到溺死老師,你可能聽說過溺死的人陰莖會勃起而想試試看吧?」
「對了,就是如此,哦!哦......」她承認了。
「好......太好了!那就給你嘗嘗終極高潮的美味。」我讓彩也子趴著,從後面來。
「好了嗎?」
「好了,拜托,快點進來!」她自己用力將花瓣扳開,露出中間的洞穴。
「想要嗎?」
「想!」
「哪裏想?」
「彩也子的妹妹想,快將大根的肉棒插進來,用力插一插......」
好!太好了!我一口氣進去。
「哦...啊...」
「嗚!」
彩也子濕熱的肉壁,一下子將我整根包了起來。「龜頭部份碰到軟軟的肉壁,可能已到達子宮入口了......」
「啊,到底了,到底了,好大,到底了!」她高興地叫著,開始振動腰部。我慢慢地動起來,剛開始慢慢的、輕輕的。
「啊...哦...」
一進一出時都感到她那裏面柔軟的包著我,在她體內優遊的出入,那種被包起來的感覺我也是第一次,我慢慢地加快速度。
「啊!哦......」彩也子自己激烈地動著腰部,屁股頂撞著我的腰部。
「啊,哦......」
「嗚!噢......」
我們兩人忘我的互相擺動腰部,彼此配合。我的下半身也有了快感!彩也子的秘所也是一陣陣顫抖著。
「啊...出...出來......」
她叫了起來,一瞬間她又加快了速度,將我夾緊後再馬上放松。我的精液已然全邦留在她體內了......。
『有關高中老師溺死事件的報告:
六月十八日被發現在房間中死亡的高中老師A先生(叁十五歲),于十九日檢查的推斷中,以及之後的調查,斷定爲一椿意外事件。』
殺人課 橫溝精二
  
「哦......哦......」
我在賓館的浴室中,將肉棒插入彩也子的秘部。
「不要在這裏,熱水會跑進去。」
「沒關系,反正你那裏也濕了!」
「好討厭!」
她自從那天以後就對我百依百順了,用她迎接絕頂高潮後的眼睛看著我。
--拜托,讓我當你一輩子愛情的奴隸......。
這世界上,有一位既淫蕩又有性技巧的女學生對你低頭拜托時,一般人都不會拒絕的吧?管那位喝醉酒的溺死男人,我早已不在乎了。我腦中剩下的,只有和彩也子做愛的畫面。
現在的我也變成一位追求終極高潮的人了。